主页 > 人类能源 >三位「失智却不失志」的生命斗士,如何优雅地与失智共舞? >

三位「失智却不失志」的生命斗士,如何优雅地与失智共舞?

  • 人类能源 | 2020-06-14 10:32:24 阅读量:71万+

当我在一场演讲中,听到这段亲身叙述时,仍然可以感受到她当年被迫「缴械」的无助与无奈。

失智护理师的无助与无奈,是因为目前医界尚未开发出可以成功对抗失智症的药物。很多被确诊的人,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,要趁着记忆还没消失前,赶紧把遗嘱写好。

但是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会发行的《与失智共舞》短片,却让世人对于失智症的恐怖印象有所改观。

在这场短片首映记者会上,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为执行长邓世雄强调,「失智不可怕,关键是要积极面对,找到各种支持,仍然可以很有尊严地活下去,甚至是实现很多人生梦想。」

三位生命斗士如何与失智症共舞?

譬如林添发爷爷,73岁时确诊,却能在82岁时考上南华大学哲学与生命教育系,86岁大学毕业,91岁顺利取得硕士学位。

刘仁海牧师,65岁时确诊,今年已经71岁。退休后仍然积极投身公益,行程满档,女儿还笑称:「想跟老爸聚餐,还要事先预约咧。」

白婉芝老师,67岁时确诊,今年70岁。白老师回忆被确诊时,曾经陷入黑暗深渊,把自己关在家里长达半年多,甚至想逃离台湾。

但是现在白老师的墙上月曆,行程注记密密麻麻,周一手语课、週二日本舞、週三料理课......白老师的脸上总是充满笑容。

他们的生命依旧多彩,没有被失智症蒙上宿命的阴影,为什幺这三位「失智,却不失志」的生命斗士,仍能优雅的「与失智共舞」呢?我访谈并观看完三部短片后,发现原来他们拥有三大共通点。

及早发现,家人一起勇敢面对

最早察觉不对劲的,往往是家人。譬如患者会一再发问:「今天是几号?今天星期几?眼镜放哪里?」。

迷路,也成为日常。白老师摩托车骑着、骑着,会想不起来家在哪里?刘牧师送妻子去医院门诊,竟然花了五个钟头,还找不到医院正对面的停车场。

因此能够第一时间,协助带去医院确诊的,只有家人。如果没有及早确诊,失智病程就无法获得控制,家人也无法理解,为何患者的个性会明显转变?为何会容易失控、变得猜忌多疑?

找到正确答案,才能予以包容;原本的紧张关係,才有可能舒缓。更重要的是,家人与患者一起积极面对,才能找到各种资源。

譬如失智共照中心、失智社区服务据点、日照中心、各种课程。只有及早接受相关治疗与训练,失序的人生步调,才有可能回到常轨。

保持健康的生活型态:三动+一食

台大医学院职能治疗系副教授毛慧芬表示,想要预防失智、或是延缓失智继续退化,要靠「身体动、脑力动、人际互动、地中海饮食」,四大关键,缺一不可。

短片中的三位案例,果然都正力行这种健康的生活型态。就以动脑而言,虽然失智病友往往苦恼近期记忆失灵,但是林添发爷爷善用早期记忆,将儿时学会的日语当成专业,固定教授日语会话;到了耄耋之年,奋进取得学士与硕士学位。

由于积极动脑,林爷爷经常忘记自己是一个曾经被医生宣告,「只剩下七岁智力」的失智病患者。

还有良好的人际互动,更是失智病友能够继续圆梦的重要关键。譬如白老师透过团康活动,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邻居,甚至以结拜姊妹相称。

这些好姊妹守护着忘东忘西的白老师,当白老师无法分身时,还会轮流去安养院探望白老师的母亲。白老师在记者会上深情的对着姊妹淘说:「谢谢你们带领我、包容我,煮饭给我吃,比自己的手足还要亲。」

当我看着影片中的其中一位好姊妹说:「有我们这群好姊妹在,你不用怕」时,我终于能够理解,已经寡居并且失智的白老师,仍然能够到处游山玩水、经常登台表演,原来是背后有一个强大的「应援团」啊!

发挥生命价值,积极贡献社会

林爷爷退休前,就担任过荣誉观护人、更生辅导员,接受政府表扬。失智确诊后,不想成为社会负担,更毅然决定创设「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大林志工站」,积极照顾独居老人。

二媳妇也说,林爷爷对抗失智,不是靠药物,「而是每天都积极着想要帮助别人的信念」。儿孙见贤思齐,也纷纷跟着阿公一起当志工、做善事。

一生担任神职人员的刘牧师,年轻时就曾亲身照顾、甚至拥抱过痲疯病患。还曾在新竹火车站前广场,与深陷绝望的游民促膝深谈,成功打消了游民的死念。

卸下牧师一职后,仍然不支薪担任两家社福机构的董事长与常务理事。记者会前日,他刚从南方澳的原民部落回来,仍然忙于公益活动,继续发挥生命价值。

刘牧师的正向与乐观,让一起共事的同侪也表示,「失智症,没有想像中的严重或可怕。」

确实,失智症不可怕,可怕的是社会的误解。记得一位资深护理人员曾表示,早期大众对于癌症,也是看成洪水猛兽。医院甚至将癌症病患安置在最偏僻的位置,家人也不太敢来探视。

现在逐渐理解,癌症,就像是一种慢性病。同样的,失智症,也不会传染,社会应该儘快有正确认知。

《与失智共舞》的导演刘臣恩,对于失智症的注解下得相当好 「失智症,是一个需要坚强意志+长期关怀+智慧应对的疾病。」

回到文章开头所提到的那位被「缴械」的凯特护理师,她后来在先生扮演强力后盾之下,不仅取得失智研究领域的硕士学位, 继续攻读博士班,还出版了两本专书,并且担任了「国际失智症联盟」的主席,她就是凯特.史怀弗。

谁说失智确诊后,就只能被迫从人生舞台退场?只要懂得正确应对,仍然可以与失智症「优雅共舞」。

延伸阅读不因失智症而远离人群,让「高年级实习生」对社会有所贡献回忆凋零,爱还在:当失智症踏入家中向儿童借力的失智照护:让长辈即使失智了,依旧有尊严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