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时评热榜 >[澳洲]大堡礁与热带雨林生态之旅 >

[澳洲]大堡礁与热带雨林生态之旅

  • 时评热榜 | 2020-06-10 02:25:31 阅读量:28万+
2009年1月,澳洲昆士兰省旅游局向全球发布寻才广告,徵求大堡礁短期管理员,半年薪水7万5000欧元,另有俯看海景的豪宅免费供居,待遇优渥工作却挺轻鬆,只需观察大堡礁的数百座岛屿,每两周在网上发表搭配图片和影像的日誌。
这项号称为「世上最佳工作」的觅才启事,立刻招来各国潮水般的应徵信件,显然昆士兰旅游局的高招奏效,还有比这更轰动的广告效果吗?当年吕不韦门下士人合力完成「吕氏春秋」一书后,吕不韦昭告天下,凡能增删一字者奉以千金厚酬,顿时打响知名度。原本不知大堡礁为何方神圣的我,果然好奇心大发,上网一查,它曾被CNN票选为与大峡谷、维多利亚瀑布齐名的七大自然景观之一。
今年去澳洲旅游,遂捨墨尔本、布里斯班等现代都会,专冲大堡礁而去。
访大堡礁,多数旅客落脚凯恩斯。从高楼林立人车熙攘的雪梨经三小时航程,飞往澳洲东北部的凯恩斯,出了机场彷彿进入另一世界﹕气候上,雪梨的深秋薄寒被热带地区的和风取代;景观上,道路两旁甘蔗叶葳蕤翻扬,田后青山明媚却不巍峨险峙,市区多纯朴平房,街道空疏,小家碧玉的气质亲切可人。次日,沿着滨海大道前往码头,栉比鳞次的旅馆和一群群在旅馆面前等车的各国旅客,令凯恩斯弥漫着度假胜地的休闲气息。
▋大堡礁自然奇观
大堡礁是世上最大的珊瑚礁群,由超过2900块珊瑚礁构成,顺着澳洲东北部海岸绵延2600公里长,环抱900余座岛屿,散布面积广达34万4400平方公里。凯恩斯提供观赏大堡礁的各种方式。搭直昇机从空中鸟瞰晶莹浅海中若隐若现的海礁视野最辽阔,但也较为昂贵。多数观光客选择乘船前往一两座岛屿,再坐玻璃底船或浮潜观赏五颜六色的热带鱼。离凯恩斯27公里的绿岛,是观光团首选之地。
自船上看绿岛,众色缤粉而优雅不乱。海水深蓝、土耳其青、果冻绿,层次分明地围住米色沙滩,凡水色透明处,深褐色的珊瑚又添一种明艳。海滩后面是浓密的墨绿色森林,不见房舍,宛若一座无人居住的荒岛;实则进入森林,绿荫覆盖下餐厅、小卖部、更衣室等建筑错落其间。沿着森林近海的木板步道环绕绿岛一圈约40分钟,可自林叶参差处窥得怡人海景。这是澳洲人聪明的地方,人工建设尽量不影响自然风貌。我对于美国东岸从迈阿密到纽约的众多海滩一向深恶痛绝,因为沙滩之侧旅社、商店、餐馆罗列成市,独不见幽林摇曳,扼杀海天美色莫此为甚!
由船下岸必须借途伸入海中的接驳桥,桥下一只大海龟载浮载沉,斑斓胜虹的鱼儿徜徉海礁间,恰似向游客致欢迎之忱。数年前旅游台湾的绿岛,我们搭乘玻璃船欣赏热带鱼,所以女儿坚持这次尝试浮潜。戴着特殊的面罩和呼吸管飘浮水上,和鱼儿错身而过,确是人间美事;然而,不善泳者若不敢到离岸脚不能触地的深水处观看鱼群,还是选择开得较远的玻璃船为宜,才能够看到深海更密集、更明丽的热带鱼群。
▋空中缆车飞越雨林
美国的后院加勒比海,也有大堡礁的热带海洋风情,未必需要远渡重洋来此享受;凯恩斯行让我们出乎意料之外惊艳的,是它丰美茂密的热带雨林。
凯恩斯多山,然不具陡峻嵯峨之奇。等到我们登上缆车,依循山势冉冉提昇,脚下森林相距不过数尺之遥,方才看清其中林木何其多采多姿。远看凯恩斯的山彷彿聆听浑然合一的交响曲,近看始知它的各种树木实是音质不同的乐器,各具特色,聚合却又呈现和谐之美。
雨林缆车是世界第一座观看雨林的缆车设施,单程7.5公里,从海滨的凯恩斯上昇,翻过红峰,飞凌大片丛林,跨越贝伦河,到达终点站可伦达。中途有红峰和贝伦瀑布两站,可下车赏景。红峰站建有175公尺的木造步道让人沉浸热带雨林中。
凯恩斯和可伦达之间也有公路和观景火车,多数人选择火车和缆车一去一回。可惜我们在出发前订不到火车票,只好以缆车往返。
第二天我们前往丹翠国家公园,走了一段更长的雨林步道。之前在雪梨参加蓝山公园一日游,漫步谷底就为殊美林相倾倒。三处都有导游带领和讲解,没有想到国土有70%沙漠的澳洲,东海岸竟是如此郁郁葱葱。蓝山以油加利树为主,但有很多高大的蕨树。凯恩斯和丹翠的热带雨林,植被就更多元了,包括桉树、榕树、衫树、合欢、无花果、野葡萄树、野蕉树、棕榈、红宾达、鹿松、石松、加勒比松等等和多种藤蔓、蕨类。澳洲热带雨林是由2800种植物奏出的交响曲,其中380种稀珍受到保护,700种仅发现于澳洲大地上。
我一向酷爱森林健行,然而从前走过的各国森林在树种的繁複和造型之纷异上,都无法与澳洲雨林相比。或许那些森林树种不够多样,也或许是因为澳洲树木多外貌夸张者,众树杂然并列仍不失各自风韵。团扇松即一例,一张张圆而大的树叶似乎诱人摘下,夏日里摇曳扇出习习凉风。此地棕榈树特别高大,羽状长叶如一只只凤凰展翼天空。其中一种棕榈一年只长一寸,看似寻常的身量竟是千岁修炼所成,为了防止矮小时被野兽吞噬,叶子发展出剧毒。
远离尘嚣人群的雨林里,一样充满着物竞天择的生存算计。由于上层的枝叶遮蔽天空,底层的植物为争取雨露阳光和立足之地势必「用尽心机」。攀附高榦的藤蔓是其一,拱根是其二,篮子蕨是其三。雨林中「树口」拥挤,不论何种树木要札根既深且广都不容易,因此根部常长成支架状,以拱持树干不倒,就是所谓拱根。篮子蕨则寄生大树上端,包围枝干长成一圈,形成篮子状,它也成为鸟、蚁等小动物的栖息之所。
导游不时採下林中植物叶片,向我们示範澳洲原住民如何将它们做为天然药物或香料。
河畔和湿地则生长着许多根部如一根根棍子,一半浸在水中,一半露出水面的红树林。划开表皮呈现红色的这种绿树,种子不是落地萌芽,而是在母树上即发芽长成幼苗,再坠落生根,因此被称为「木本胎生植物」。
▋飞禽走兽自成一格
从缆车上我们看到一种宝蓝色的蝴蝶飞在众树顶端,显眼地让人无法忽视。牠们有个豪气干云的名字﹕尤里西斯,就是那位灭掉特洛伊、返乡途中飘流海上十载的希腊史诗英雄。为何以如此盛名称呼这种体积娇小的蝴蝶?我不知道;但看牠们翩翩飞舞于一片浩瀚的翠色之上,蓝得发亮的翅膀如同一艘鼓浪前进的小舟,端的是尤里西斯的壮举。
澳洲的鸟,也令我大开眼界。中国人来美国,最惊讶的是蔬菜水果的大个头;然而澳洲鸟类的巨型,又将美国鸟类比了下去。在雪梨歌剧院旁的市中心绿地—植物园,我们初见一群群野生白色凤头鹦鹉或啄食于绿茵,或栖息于碧枝,全身羽毛皓洁如雪,唯一异色是头顶一撮鹅黄翎冠。印象里这种鹦鹉身价不凡,只合富贵人家豢养解闷,如大观园那只会学黛玉唸「葬花词」的大鹦鹉,但澳洲东海岸从南到北到处可见。
那天傍晚在海边小镇Port Douglas,我们听到几株大榕树的浓荫里,传出聒噪喧天的众鸟啼声,用望远镜一看,天啊,尽是一双双鹦鹉在捉对嬉闹。怪异的是,姿态上颇多一正栖一倒悬,「颠鸾倒凤」乎?牠们的羽毛红、绿、蓝相间,因此有虹彩吸蜜鹦鹉的美称。
澳洲大个头的鸵鸟和类似鸵鸟体积稍小的emu,早已远近驰名,其实该国最重的无翼鸟是热带雨林内的南部食火鸡。这种巨无霸火鸡不能飞翔,雌鸟生下绿蓝色的蛋即远走高飞,由雄鸟孵蛋和养育幼雏。牠们吃下各种核果,随处排泄林内,亿万年来是热带雨林最重要的播种者。近年牠们因急遽减少而濒临绝种,让澳洲人担忧热带雨林的未来。外貌神似,形体却小得多的野火鸡,在热带雨林中倒是不难见到,而且毫不畏人。
眼尖的导游指出一条盘曲熟眠的小蟒蛇给众人看,幸好林中木造步道离地数寸,人兽不必争道。
丹翠河水流平缓,两岸树林无边,观之心旷神怡,让人产生跃进河内浮游的欲望。当地人会警告你千万不可靠近河水,免得成为鳄鱼的美食。果然,乘船沿岸而行,见到大、小不等的鳄鱼栖身岸边。它们状如枯木,静止不动,不仔细看真会把它们当倒地残榦坐上去。
▋海岸秀丽不逊夏威夷
从凯恩斯延海岸线朝北往忧患角行驶,公路在山海相依中穿林而过,一侧临海,一侧傍山,享尽左拥右抱之福,景致美得让人左顾右盼,无法偏心。
雨林的丰丽已如前述,海岸线又是一种美﹕曲线宛然出没山林,或平沙宁谧,或乱石嶙峋,或山海短兵交接,浪花直捣山脚。远处不时浮现大小岛屿,为海天交界处的浑沌一片定出分野。其中一座姿态宛若鳄鱼的鳄鱼岛,可以从公路的各角度看个尽兴。这一段路穿过1200平方公里的丹翠国家公园,直指忧患角。1770年6月10日英国航海家库克的船两度触礁,几乎沉船,故名该处为忧患角。公园内,无论是雨林中漫步细看植被,还是悬崖上宏观大江入海,或流连绿树迤逦的沙滩,或乘船找寻葱笼河岸的鳄鱼,丹翠国家公园一日游惊喜不断,终以泅泳摩思曼峡谷推上高潮。
车子于暮色中驶返凯恩斯。日落后天光逐渐暗淡,而海岸线的美景犹不断涌现窗外,我贪婪地一再举起摄影机企图抓住丽色,终因高速行车和光线趋幽不得不作罢。澳洲行即将结束,我不禁为离开这片灵秀海山油生依恋与惆怅。
文、图/张纯瑛
[转贴自世界新闻网]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